刺灯伪菌子

国家一级清除废物

Unanswerable

-胡言乱语警告

-ooc警告

-如果可以接受就再点全文吧…(鞠躬)



想来我们也好久没见了,我的挚友。


记上次皮克林一别也有三年,这三年我们之间没有书信来往,或者说只是我一直往那边在寄信。


可我还是知道你也会很想我。


我现在有点想念穿过北约克林间驶进皮克林的绿皮火车,标准的乡村小镇是将我的水晶球放大的美景。


你该知道的我的挚友,我热爱这这些轻松普通的东西,活的慢啊……


说来也就在去年我去了你的地盘伦敦,我知道你是英国大城市的出生,可我偏爱“岁月静好”你想带我好好的去伦敦转一下,玩几天,每次我都是拒绝。


“哎呀,我是有病吗不看风景放松跑去看压力里的发展”


你好像因为这个和我吵了好多次吧,现在想来是我的错,连我挚友的故乡都没有好好同他玩玩,他满腹的骄傲碰石头上了吧。


可惜去年即使去了伦敦也是匆匆一留,我想你不会记我这个仇的,等下次你一定要好好带我玩。


说起来现在又到晚春的时候了,新生的活力看着也就腻了,腻了……我就在院子里写张信吧,晚风飘在大衣上倒也是不冷。


我想原来在这个时候你就会端着茶过来吧。


我一边说着你那加糖浆加牛奶的红茶甜到恶心,坚决不喝,你一边骂骂咧咧的给我泡清茶,尽管你的中式茶道是真的差……


我的挚友啊,现在越来越感到语言的贫瘠了我不知道怎么给你说更不知道从何说起,也就这么絮絮叨叨的自语吧,我想你是不会烦的。


苏州过了立夏居然开始降温了,连续的小雨润洗烟雨青山,西湖上面飘渺笼着山好像是堵水墙隔着世外桃源,我想你可以过来看看。


阴雨多了,思绪就漂了,打个比方吧我的挚友,你看到这封信早上你就看看日光撒下的树,晚上你就看看夜空中的月亮,那是我发呆时盯着的景物,好像我们在共赏,将这东方的含蓄变一下的话就是我想你了。


这些话平时我的不太给你说,大概是在信里吧。


唉都过半的老人了还再肉麻不知道你看到是什么心情,不过我敢肯定一点你一定起鸡皮疙瘩了。


絮絮叨叨的总爱说这些有的没的,姑且自信的认为你不会烦,过了中年好像就有了中年危机了,总是喜欢担心这,担心那的。


我果然还是老了吧……


也不知道你要怎么才能看到我的信,我好期待你看到它的表情,好像可以看到你卧在床边拿着陪你好久掉漆了的钢笔边笑边回复。


你看哪我还是了解你的吧


我果然还是老了吧……


有时候我真希望我的记忆可以差一点,刚好挺在我走出那个病房之前,我好像忘记了你不能回复我的信了,我写下的这些都寄在你伦敦的地址里增一下废纸,内容就随着你在病床的的闭眼一并带走。


我的挚友,最后请原谅我我还是想疯一把,你一直在抱怨我没有勇气为什么就那么爱在意那些有的没的,你是对的,这次我带你一起了。


我认为这是你想要的。


“死亡认证书   姓名:王耀    关系:爱人”


有、喜欢这个滤镜

是火漆啊。

星辰与大海融入其中……

缺你不可

本以为一杯都已经到沸点的开水,就是在怎么加热内质也不会再沸腾。

从sci拍完已经过去三年了,也有了新戏认识了新的导演结识了新的演员,微博也换成了新剧宣传也换了对象继续营业。

自己的微博下面与对方有关的已经不再是被翻牌的庇护了。

“不对,差着什么。”

高瀚宇点开来自微博的特关提醒,大爷更博了啊。

然后看着手机里大爷最近更新的拍摄照片,点开大图又是看了许久然后关掉,没有点赞没有留言,小心翼翼的就这么关注着对方。

微信里那个备注是大爷置顶从来没有被撤离,清除消息那个也是所被保留的,可是从一年前就再也没有收到消息。

“高瀚宇你多大了?也出道十几年了吧,你要营业你自己去,我是真的陪你演不下去了,我累了,这段感情我拿不起也放不下,你还有大好的前程别栽我身上。”

这是最后一条消息,高瀚宇都楞住了,打出的字一次一次被撤回,最后还是什么都没发。

“大爷你不知道我也演过好多戏,有很多不同的角色,我知道怎么出戏,可偏偏套在你这了。”

高瀚宇苦涩的笑了笑。

后来这一年高瀚宇拼命工作,在这种重压下可能才会暂时忘掉,经纪人看着他,已经完全不敢给他安排任何工作了,但空闲的时间高瀚宇也是把自己关在健身房里面,几乎就在里面住下了,身体也是肉眼可见的瘦下来,工作室里的员工看着高老板心疼但也什么都不敢说。

终于最后紧绷的弦断了,高瀚宇病倒了。

经纪人看着自家老板躺在病床上黑着脸,最后还是犹犹豫豫的拿出手机拨打到季肖冰的经纪人那里。

“高瀚宇住院了...”

当经纪人把这句话传给季肖冰时,也看到他不自觉脸黑了一下,然后又快速收敛起表情。

“他怎么这么不注意身体,你让他经纪人多费点心。”

这么说完以后季肖冰就在什么都不说了,他在说什么呢,又有什么资格去说他,当初是自己推开他的啊。

本来以为这是为他好,高瀚宇现在的事业已经开始渐渐行驶在轨道上了,自己怎么可能去挡块木板呢。

但现在他们这过的都什么日子,当初营业时的真情实感,现在全是要靠假面,好多事情并不是靠遗忘和距离就可以改变的。

季肖冰又何尝不是默默的也在关注高瀚宇的一举一动,自己知道他病倒早在那个电话之前,当时就差点控制不住自己想往对方的医院跑,好不容易冷静下来,没想到那个电话又来提醒。

最后季肖冰还是回家熬了排骨汤提到医院楼下。

“唉,就栽在这了。”

上去就看见高瀚宇坐在医院窗户边的椅子上发呆,心立刻就被揪了一下,对这个人自己根本没法狠下心了。

“高瀚宇”

“大爷!”

明显看到高瀚宇表情还是震惊的样子,大爷却是条件反射喊出来。

“过来吧,排骨汤要凉了。”

“你,你怎么来了!”

眼前的男孩就在窗边搓着手,还是满脸不可思议带着明显的兴奋。

“不放心你,你还不过来我就走了”

季肖冰带着这一年来第一次发自内心的笑看着高瀚宇。

接着就被紧紧抱在怀里,靠在那个让他安心带着属于那个男孩温度的胸膛上。

“大爷,这次我不放手!”

“嗯不放就不放吧,我也不想走了。”

“也容许自己自私一次吧。”大爷想着。

“差了什么?差了你。”高瀚宇默念。

最好默契

今天的生日会高瀚宇不是不知道,自己十几个手机提醒全是他大爷的,操的心比他经纪人还多。


只是这次季肖冰千叮咛万嘱咐的告诉高瀚宇这次生日会你别去,是商业性质的,不合适。


高瀚宇也知道,但就是忍不住还是有点小失落


“大爷你是不是嫌弃我了”


大爷仿佛都能看到某只哈士奇的狗尾巴耸了下来。


“唉,没有。我想给你留我正式生日的那一天。”


那只狗尾巴又摇上来了。


这时经纪人打电话过来询问季肖冰准备好了没,季肖冰看了眼时间就匆匆答到好了好了,我就出来。然后转头又对高瀚宇说。


“等我回来...”


高瀚宇就窝在沙发上疯狂点头。


等季肖冰走好,高瀚宇就立刻换小号戳进季肖冰的超话里等着这次生日会的消息。


开始了就陆续在超话里有了几个小片段,高瀚宇就也是靠着这几个小片段关注着他家大爷。


“越看越可爱!唉!这里大爷害羞了...”


高瀚宇还一边看还一边夸着大爷。


视频更新到了跳舞那里,前几天大爷还要我教他跳舞呢,不知道他跳的怎么样。这么想着的高瀚宇点开视频差点没把手机撂出去。


“哈哈哈哈跳舞机哪个策划鬼才想到的方案,这肯定会是大爷的黑历史了。”


高瀚宇捂着肚子不断后退着进度条。看大爷在跳舞机上做广播操


“什么玩意哈哈哈...”


生日会的进行还在往后推移着,高瀚宇也就靠着超话里那几个视频补大爷的生日会。


突然大爷发了一条微信,高瀚宇赶紧点了进去就是一条语音。


“祝你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心照不宣的高瀚宇立刻就知道季肖冰要说什么,回过去一条


“祝你身体健康,长命百岁。”


想了想。又在那段文字的下面补了一条语音


“我也爱你。”


然后高瀚宇回到微博就看到超话里更新的一条视频,写着给微信神秘人拜年,高瀚宇没有点进去看,心里得意的想着什么神秘人,不如直接写高瀚宇。


生日会的那边季肖冰瞄了一眼手机,一段文字,一条语音。天生默契就知道高瀚宇的语音是什么。


我确实是想说高瀚宇,我爱你。


Abyss (3)

居然还有系列...

“你说的那个人我会给他提供心理帮助的,然后这件事羽瞳不能知道。”

“当然,毕竟也要给点交换条件嘛。”

说着抬手推了一下眼镜,顺便把勾起的嘴角掩饰下来。

小鱼儿上钩了。

学心理的每天都溺在别人的心理里面,研究思维想法,又不一定就清楚自己。

那个人看着展耀说完就回头走时盯着他的背影发愣了一下,直到展耀关门的声音想起,才回过神。

为什么好像有种他计划内的感觉。

急促的铃声从桌上仿古电话传来,眼神就暗下来,咂了一声接起来。

“展耀如你所愿,答应了,你就不怕白羽瞳知道找你的事吗?”

“他?在厉害也没有马上就发现吧。”

“你最好还是保持你的自信”

另一边sci最近案子突然多了起来。

“你们一个个怎么效率这么慢,赶快把这几个受害者联系找到!”

“赵富去医院里对最后一个口证!”

“最近怎么展博士不在,白sir火气又这么大他们怎么了”

赵富小心翼翼的捣身边的王韶。

“恶寒啊,这绝对不是简单的吵架了,感觉队长在气自己。”

“最近展博士好像是有自己的事,和白sir也什么都不说,白sir现在让我在查”

蒋翎回头说到,

“不过现在越查越感觉不对,这件事总感觉没那么简单”

“查到什么了!!!”

大家都紧张的盯着蒋翎。

“什么都没有,这才是让我不解的,好像是刻意让我们不能了解。”

这次要解决的是个大问题,sci所有的人都有一种莫名的不安。

深渊越往进走越深,反过常识来看,有没有可能一旦过了黑白的临界,接下来就是天堂。

Abyss

睡不着觉的脑内活跃产物
题不对文,起名废orz
ooc预警
如能接受以下,谢谢
 

                             (1)

“猫儿?”

连夜狂奔回来的白羽瞳就看见静静坐在沙发上的展耀,但…感觉不对,便开口试探性的叫了一声。

就看见展耀慢慢的回过了头,原本琥珀的眼睛现在是一片混浊,好像把人吸进去的空洞。

白羽瞳一下就紧张起来,这样的展耀除过上次被本杰明绑架之后再没见过他这个样子。

感觉很陌生。

“猫儿,你怎么了!”

白羽瞳开口的声音都抖了起来。

看见展耀眨了几下眼睛,却没有和上次一样恢复过来,还是一片混浊。

白羽瞳确信这绝对不是他的展耀。

“小白,天使是自愿走进地狱的,放弃我”

还是展耀的声音,但语气就好像…赵爵!

天使…地狱…之前那幅画,那张在赵爵工作室的画!

“猫儿,你清醒一点,赵爵找过你是吧。”

虽然是疑问但却是肯定句,白羽瞳已经确定是赵爵搞的鬼。

但赵爵一向是喜欢这两个孩子的,绝对不会去害他们,即使白羽瞳和展耀都不愿意去承认但却是事实,一定发生了什么。

展耀还是静静坐在沙发上,那空洞的眼睛转了转,开口

“放弃我。”

白羽瞳纵使再怎么是研究展耀的专家,但对于这个完全陌生的感觉一点办法都没有,甚至这样的展耀还让羽瞳害怕。

哪里出了问题。

就看见展耀起身走出门,白羽瞳下意识伸手在碰到的时候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放回去。

一瞬间白羽瞳好像感觉如果拉住那个要走的人就绝对不会在看到自己的展耀了。

展耀出门后走了几步,在白羽瞳绝对看不到的地方轻轻叹了一口气,转动眼球,恢复了那个让白羽瞳熟悉的神情。

“小白,抱歉。”

然后将在白羽瞳面前会暴露的微表情动作都藏的一干二净。

白羽瞳失神了一会,那种来自白家的直觉和基于对展耀的了解,总感觉猫儿有事,不能让我知道,而且那种神情感觉是对我故意装出来的。

“连我也不能说吗。”

打开通讯录又关闭来回几次,然后好像放弃挣扎似的按下一个号码,几秒忙音很快就被接了。

“白家小老虎,你家猫是有什么事了吗”

传来赵爵慵懒的声音还带着意料之中的口气。

“……你把猫儿怎么了!”

说实话本来因为自己都没察觉对赵爵的信任让白玉堂没有十分怀疑赵爵,只是打电话试探一下,但赵爵的回答绝对点到白羽瞳的线上。

“别那么凶嘛,只是你主动给我打电话肯定有关你家猫,我没怎么啊。”

那边的人头夹着电话,一手还卷着刚好垂在肩上的头发,靠在沙发扶手上慢悠悠的回答到。

“那怎么猫儿……”

赵爵好像想到什么,突然身子向前。

“小老虎,你相信命吗?每个人都要走一遭,可能是祸可能是福,经历了也就罢了,也可能走不出去。”

这没头脑的一句话让白羽瞳愣了一下,迟疑的问到。

“你说这是我必须经历的一件事。”

“不是你,是你的猫,他必须经历。”

那边的人又突然放松了下来,用手扒拉前面被自己卷的外翘的头发,挂了电话。

一直站在他后面的男人突然开口。

“你不是特别喜欢那两个孩子们,不帮帮?”

“谁给你说我喜欢那两个孩子!那两个兔崽子一点都不尊重我。”

“你对他们的事都感兴趣,还偷偷照顾了他们不少。”

“没有!嗯……这次我也帮不了太多忙”

赵爵好像赌气一样,坐直身子,脸还鼓鼓的。被白烨直接戳破心理,赵爵肯定不舒服。

“我饿了,我要吃糖醋排骨!你快去做”

看着赌气的赵爵,白烨也是哭笑不得,然后还是无奈的走去了厨房。

猎枪一旦上膛,必要开出一发才可收枪。

赵爵盘腿坐在沙发上,眯着眼睛。

“这两孩子越来越有趣了啊。”

越想越有趣,突然裂开嘴一笑,高叫到

“白烨,这两个孩子肯定比我们出息。”

刚打开油烟机,吸气声打断传过来的声音,白烨没听清说了一声。

“什么?”

赵爵就笑眯眯的,双手背在后面好像不打算在重复一遍,晃晃悠悠的翘着脚回房间了。

                               (2)

展耀出了门就一路走到一个在山边的弄堂里,这地方可是真不好找,而且也是出奇的乱,各种东西夹杂在一起。

展耀转了好几个胡同停在一个店前,说是店,连招牌也没有,一个看起来岁月极了的黑木单扇门,一边还搭着压门的长木条,好像吹来刚好敲门的风都可以让这个店结束寿命。

皱眉走进去,在柜台上扣了几下手指。

“我来了。”

现在的展耀满身戾气,原来的温和都没有。

柜台后面的人抬起头,带着无框眼镜,梳着背头,一声青衫长袍,活像民国时期的教书先生。

“展先生,好准时。”

像是辅助那句话带来的赞许还轻轻点了点头。

展耀皱了一下眉,感觉太像展启文了。完全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我没告诉小白了,你别忘了你说的,无论怎样都不会牵连到他。”

“情深义重啊,不愧是情人啊,你放心我说话诚信,上来吧。”

说着抖了抖长袍,转身扶着感觉都破损到不用站上去就坏的楼梯上楼了。

错误引导,实际不像所看到的现象一样,能做到这种程度吗,展耀眨了一下眼睛。

还是跟了上去,楼梯边上的墙全是画框,不同于寻常的是并非是名画或是山水,那种平常人最爱挂的,而是一些看起来杂乱无章的几何图形,就好像小朋友拿水彩笔画出来的一样。

“暗示源头是这些画啊。”

一眼就可以看出来的展耀说到。

前面的老板听到回头对展耀笑了一下。好像赞叹似的说名家之笔。